歡喜

你不是異類,你是萬中挑一。

我多喜欢你。

  小酒馆里没有开灯,昏昏暗的全凭外面耀眼的阳光渗几缕进来。老式唱片机还慢慢的转着,蓝调乐和人们的交谈的嘈杂声音叠在一起。

“我多喜欢你。”
  姑娘说这句话的时候,老男人正在吧台后面站着,他从后面的架子上取下酒瓶,用粗糙的布头擦拭干净它敷上的灰尘。
  他一点也不这么觉得。

  太阳一点点落下去,星辰一点点的显出来。小酒馆里的灯也亮了起来。等到客人的钱袋叮叮咣咣的响完了,老男人把钱收起来丢到自己的抽屉里。姑娘就在一边帮忙着排理桌子,她把小酒馆的木门锁上,遮住外面紫罗兰色的瑰丽天际。“我多喜欢你。”
  男人抬头看了她一眼,眼神冷冰冰的。

  客人都走完了,天也黑了。白惨惨的灯把安静的酒馆照的冰冰冷的,只有老唱片机里的蓝调还在空荡荡的响着。姑娘坐在一个木椅子上,用手托着自己半边脑袋瞧着老男人胡子拉碴的脸。“我多喜欢你。”
  老男人对着空气叹了口气,从口袋里满满的摸出一支烟,咬上,火苗一下子蹿上卷烟纸无声的烧灼着。
  他什么也没说,再拿起最后一个酒瓶,擦得格外的慢和小心。老时钟滴答滴答的走下去。

  晚上,老男人就睡在酒馆储物室后边一间的木板床上,老木板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,姑娘就蜷缩在他边上,她伸出一支手指轻轻的抚过男人眼角边苍老的皱纹,她突然爬到老男人身上,把脑袋埋在他的胸口,身体微微颤着,带点哭腔,“我多喜欢你。”
  老男人皱了皱眉头,一手抚上她单薄瘦瘠的身子,微微的低下头埋在她的发间。
  洗发水淡淡的香味传来,他闭上了眼睛。

  姑娘说,“我多喜欢你。”
  男人一点也不这么觉得。

  她有年轻美好的一切。
  怎么要喜欢一个苍老迟暮的男人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