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喜

你不是異類,你是萬中挑一。

    “你知道弃猫效应吗?被丢弃过一次的猫,再被人捡回的话,会乖得不得了。”
   “怎么可能?猫的天性傲慢不肯低头的怎么会在被捡回来后乖的不得了。”

   “它害怕再次被丢。”

    我摇摇头,觉得这说法也只是胡扯,猫是高傲的生物,被丢弃后又捡回来就乖了,这猫是怎么才能做到的抛掉尊严放低姿态的。

    他没有继续说话,只是挠着怀里那只猫的耳朵。那只猫长相普通,看起来应该是只野猫,因为它有点脏兮兮的,而且眼神带着敌意,我很清晰的看见他手臂上那一条条痕。

    过了一段时间,我又看见了他,他还抱着那只猫,和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比起来这只猫干净多了,只是多了一份高傲,它很粘人的抱在他的头上,而且那双灰溜溜眼睛似乎多了一份傲慢。

   大概又过了两星期,我经过他家,看见他正伏在院子的桌上奋笔疾书,愁眉苦恼的看着一堆书,我突然想起来,他马上就要文化考试了,然而他却完全没有复习。我看见那只猫在他的身边徘徊,不断的扯着他的裤脚,似乎想要他和它玩,但是他抽不出空。我听见猫在发出呜呜声,它的眼睛透露着不满,然而他还是不理猫。然后猫愤怒的挠了下他的腿让他没忍住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 第二天,我去他家,却没有看见猫。

  “那只猫呢?”

   “跑了。”他回应着,不慌不忙的语气就像在叙说今天的天气如何一般。

   “怎么跑了?”

    面对我的疑问,他没有说话,而是带我进了里屋,然后看了眼沙发,我顺着目光望去发现沙发被抓的弹簧和海绵全部散乱在周围,那个洞更是惨不忍睹,衣柜里的衣服被撕咬的破烂,鱼缸附近也是斑斑血迹…,我看着这乱七八糟的一切有些吃惊。

    “猫干的?”我问到,他点点头,我似乎能感受到他平静的表面下怒火中烧也只能宽慰下他,看他似乎心情好点了才小心问他猫怎么办。

   “他自己跑的,我上哪找去?”他淡淡的回答到,随后起身去收拾一屋子的狼藉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 这之后的几天,偶尔遇到他我也会问关于猫的事,他也告诉我,有时候闲下来也会觉得缺了点什么,大概是突然没有猫的闹腾所以不习惯。

    再之后几天,他主动来找我,手里还抱着那只猫。

    我问他在哪找到的,他却只是摇摇头告诉我是猫自己回来的。

    我看着这只猫,乖巧的不得了,缩在他的怀里安分得很一动不动的,偶尔会抬起头眯着眼睛舔舔他的下巴。

    我吃惊的问他是怎么驯服这只猫的,只见他低笑一声反过来问我。

   “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‘弃猫效应’吗?”

    我愣了愣,回答他自然还记得,但这只猫不是自己跑的吗?

    他告诉我,猫的确跑了,但一直在他家附近盘旋,所以就带回来了。

    “我现在只要稍稍皱眉它都会马上谨慎起来,每天都会守在我旁边寸步不离偶尔撒撒娇闹闹情绪,乖了很多。”他揉了揉猫的脑袋,猫很惬意的打了个哈欠蹭了蹭他的脸,然后他把猫放下转身欲离去,猫马上就开始哀嚎起来听的都觉得心里难受。直到他把猫抱了起来后那只可怜的小猫才安分下来。

    “弃猫效应,你信了吗?”他看着我,我也只是无奈的笑笑。

    “和人真像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他明知我背叛了他,然而还是再次救了我,也许是最后一次。那一刻我爱上了他,爱他胜过爱任何人,我只想告诉他们,我就是草丛里面的毒蛇,湖底的鬼怪。”

“为你,千千万万遍。”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