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喜

你不是異類,你是萬中挑一。

悟,空。

负.

“我赌你十世,看人世沉浮,看世间险恶,看苦海无边。赌你能否成佛。

零.

悟空,我已教了你我的神通,没有什么可教的了,你且去吧。

白眉白发的老者挽了拂尘,那拂尘洁白如雪,不沾丝毫尘埃。月光从刻花雕佛的窗户里洒落进来,老者并了指,又道了声:且去吧。

那白衣人便自先散在了月光里,化成了万千光华,投进了月光里,清清冷冷,散碎了一地清辉。

一.

金蝉子是从莲花中生出来的,他生出来的时候并未惊天动地,安安静静的,只睁着眼睛看着天穹,他在莲上待了四十八天才被过往的一位菩萨发现,送到了佛祖面前,成了佛祖的二弟子。

孙悟空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,他出生那天天震地裂,打翻了西天上的一盏佛灯,灯油溅了金蝉子一身。

佛陀道:那是因有只猴子从石头里蹦了出来。

金蝉子踩了云去人界看了一趟,只见一只猴子蹲在石头上啃着半个西瓜,吃得极是开心。

他化了个凡形走过去,道:猴子,你为何如此开心?

猴子从西瓜里抬头,整张脸上都是西瓜的汁水零星挂着些西瓜子。猴子道:我有吃的有喝的,能走能跳,能说能看,为何不开心?

金蝉子说:吃的喝的,天一旱万物枯萎,如何裹腹?五官四肢,遇见妖物猛兽,皆沦为它们腹中之物;天下美景无数,却辽阔无比,一生短暂,所见不过万一,却已老死。如此,你可开心?

猴子呆了呆,说:我不开心。

金蝉子道:那你知道为什么会有这诸多痛苦不如意么?

猴子摇头。

金蝉子突然笑了笑,说:因为这些都是注定。因为天,因为地,因为诸般道义万般天意都是线,把万物都缠成了茧只按他们的想法活着。你若想脱离一切,只能逆了这天地。

猴子说:我不懂,你教我吧。

金蝉子说:我教不了你,但我知道西牛贺洲灵台方寸山座斜月三星洞有位菩提老祖,你可去拜他为师。

猴子问:那他便可教我逆了天地么?

金蝉子摇了摇头,道:他能教你逆了天地的本领,却不能教你逆了天地。

猴子疑惑:为何有了本事还是逆不了天地?

金蝉子轻轻一笑,伸手指上自己的心口,说:因为逃不出自己的方寸之心。

猴子摇头:我不懂。

金蝉子笑:我只想看看你能不能逃出这方寸之心,来将天地倾覆。

猴子想了想,说:那我答应你。

二.

那人的第一世是个女子,穿着一身艳如红霞的嫁衣逃婚,逃到五指山时没了力气,倒在地上,偏头看见一只被困在山中的猴子,那人说:“猴子,你怎么被困在这里?”

猴子说:“因为我容不下这天地。”

那人美丽的脸上花了妆,说:“我却是没有容身之地。”那人掖起散落的发,泪水从眼眶里溢出,延着胭脂蜿蜒出血的颜色,“我喜欢的人已经被他们逼死了,如今我也要死了。”

猴子看见有人追了进来,那人把他藏在身后,猴子听见刀剑穿透肉体的声音,然后有温热的液体流到了他头上,他舔了舔,是带着血腥味的微甜。

猴子记得那人血的味道,带着莲香又带着丝酸涩,他说:喝下去,我要你成为这世上最强大的英雄,你去杀去灭,去将这天地震动。

猴子赤了一双眼看着九重高天,上面是天兵天将,是万千神佛;他低头,是雪衣如莲的叛逆佛子,幻成莲花开出无限光华然后碎成无数片,散落风中,了无踪迹。

三.

猴子是一只有名字的猴子,猴子姓孙,名悟空。

为他取名的是菩提老祖,菩提老祖白眉白发,一身雪白的羽衣,一柄雪白的拂尘,端坐在莲花台上,抬眼间清清冷冷,目下不染一丝尘埃。

老祖问:从何处来,到何处去?

猴子答:从来处来,到去处去。

老祖一甩拂尘打了过来,道:好个猢狲!

老祖又问:可有名字?

猴子摇头。

老祖说:那便叫孙悟空。

悟空喜道:谢谢师父。

老祖说:你莫叫我师父。

老祖教了他七十二变,又教了他筋斗云十万八千里。

悟空问:如此我便可天下无敌?

老祖垂了眉眼:不可。

悟空又问:我如何才能变得强大?

老祖道:不知。

悟空道:那我走了。

四.

孙悟空压在五指山下的时候很是无聊,无聊时总喜欢把往事一遍遍回忆。

千百年后斗战胜佛坐在云头看云海翻涌也很无聊,他想回忆些什么,却总是记不得当年的事。

百年以前他在五指山下等一个人破了那该死的封印。等啊等啊,等到那人不知第几世成了个侠客,那人手中的利剑饮满了血,血珠一滴一滴滚落土里。

那人分了半壶酒给他,说:猴子,你为什么困在这儿?

悟空被酒烧得咂舌,说:因为我不容于天地。

侠客说:那可有办法救你?

悟空说:我在等能解了我封印的人。

侠客说:你如何知道是他?

悟空又喝了口酒,说:我认得他。

千年以前孙悟空毁了生死薄,拔了定海神针,纠集了几方妖魔,自封了齐天大圣坐在花果山水帘洞里,小猢狲领着个白眉白发的神仙进来。

神仙说他叫太白金星,来请齐天大圣到天上去。

悟空问:我已不老不死又本领神通,你要我去天上做什么?

太白金星说:成仙是种荣耀,和这些本事并无关系,你有本事却不一定成仙,但你没有本事一定不能成仙。

悟空说:成仙有何好处?

太白金星说:不老不死,饮琼浆玉液,看云海翻涌,看人间变幻,任光阴孤寂。

悟空说:不过如此。

太白金星说:那你愿不愿意去天上?

悟空说:我随你去。

五.

孙悟空看九重天上仙气缭绕,仙宫宏伟辉煌,仙乐阵阵,他低头看了身边的神马,解了缰绳,看着马儿奔驰而去。

太白金星跑过来,孙悟空正拿着金箍棒掏耳朵。孙悟空说:“我不当弼马温,我只当我的齐天大圣。”

太白金星皱起眉,说:“为何一定要当齐天大圣?”

孙悟空说:“我为何不能当齐天大圣?”

太白金星叹了口气说:“好吧,好吧。齐天大圣孙悟空。”

“话说那齐天大圣孙悟空,身如玄铁,七十二变,火眼金睛,一个筋斗云能翻十万八千里……”

猴子听见茶楼里的说书人说起齐天大圣,站门口听了一会儿,看见一个猪头人身的生物被打了出来。

猴子把猪头拉起来,问:叫你去化的缘呢?

猪头说:都被我吃了。

猴子说:你怎么不把自己吃了?

猴子又说:我不吃没什么,他是凡人,不吃东西会死。

猪头说:饿死了大不了再等个转世。

猴子把猪头扔在了地上,说:他向佛祖赌了十世,这是最后一世了。

猴子回头看去,素衣的年轻僧人站在树下,眉目间都是慈悲,仿佛悲悯着众生。

猴子说:师父,我们走。

六.

江流儿小的时候总会梦见自己站在山顶上,天上星斗散布,有一个人站在他旁边抬头仰望苍穹,风吹起那个人猩红的披风,他伸手去抓,脚下一个不稳带着披风滚了几圈,裹得像个粽子。

那个人一动也不动,站在风里,像是尊雕塑。

江流儿扯开披风跑到那个人身边,问他:你是谁?为什么站在这里?

那个人没有动静,有风吹起他的披风,披风飞扬起来,猎猎作响,猩红的颜色是夜空中燃起的火。

江流儿哭了,抱着那个人不撒手,哭得撕心裂肺,天地同悲,连星斗都像是他落下的泪。

孙悟空静静看着哭泣的小孩儿,不能动也不能说话,任小屁孩把鼻涕眼泪糊上了他的战袍。

这可是齐天大圣的战袍啊。

他头戴凤翅紫金冠,一身玄铁战袍,手中拿着如意金箍棒,往天兵天将面前一站便骇得无人敢出战。

如今小屁孩睁着双明眸看他,无论如何他也怒不起来。

他想问小屁孩你为什么这么难过,为什么要哭?

小屁孩哭累了卷着他的披风睡着了,夜风吹干了他的泪痕,万千星光都凝在了泪痕里,一点一滴,纠着心口在疼痛。

江流儿醒来的时候眼泪湿了枕头,他觉得很难过,他想那个人该有多寂寞,那个人就那样仰望苍穹,仿佛要看穿整个世界。

七.

后来孙悟空去管蟠桃园,蟠桃园三千年结一次果,不结果的时候永远开着灼灼的桃花,孙悟空就在繁花疏影里睡觉;结果的时候孙悟空就在仙桃的清香里睡觉,伸手就摘下个桃子塞进嘴里,味道和人间的桃子没有什么区别。

孙悟空想,这神仙当得真是无聊。

身披佛衣的佛子拨开桃叶,看着猴子对着啃了一半的桃子发呆。

佛子笑问:阁下是掌管这蟠桃园的齐天大圣么?

猴子把桃子随手一扔,翻了个身,不耐烦地说:正是,正是,你要吃桃儿自己摘去吧。

佛子说:这蟠桃三千年才结得一果,你倒是一点儿也不稀罕。

猴子说:它又比不得我花果山的好吃些。

佛子随手摘了一个桃子,说:这是仙桃,能长生不老,长千百年修为。

猴子沉默了一下,说:好不公平。

佛子坐到树下,用袖子擦净了桃子,斯斯文文咬了一口,尝了尝味道,点了点头,说:好不公平。

猴子起身坐在树上,低头看见佛子遥遥地看着远方的云海。

佛子抬手指着云海里透出来的金光,说:那是天宫。

佛子又抬手指着西方,说:那是灵音寺。

佛子又指着自己,说:我生来佛身,不老不死,从未自由。

佛子又指向猴子,说:你生于天地,无拘无束,无惧神魔。

猴子抬头看了好一会儿云海,说:这天界真叫人不自在。

佛子啃完了桃子,拿起袖子擦了手又去擦脸,他说:猴子你还记得我么?

很多很多年后,金蝉子的名字埋在了遥远的过去,人们只记得一个法号“玄奘”的唐朝僧人,神佛只记得一位佛号“旃檀功德佛”的佛陀。

斗战胜佛看见他端坐在莲花台上,周身佛光普照,容颜不变,却满脸慈悲,那脸上笑意清浅,无欲无求,无悲无喜,无恨无爱。

斗战胜佛问他的师父:师父,你知道金蝉子么?

师父说:不知。

师父问:他可是你的旧识?

斗战胜佛说:不是。

孙悟空想,那不是旧识,而是故人。

故人一去,沧海桑田,永不回。

八.

斗战胜佛回首看着西行来的路,足足九九八十一难,修成正果,普渡众生。万般痛苦欢喜皆成过往。

斗战胜佛有些想哭,却再流不下泪。

净坛使者啃着仙果,说:佛渡众生,唯不渡己。

净坛使者擦了擦嘴,说:师兄,花果山的桃子熟了,我们去摘几个来孝敬师父吧。

斗战胜佛揪着净坛使者的猪耳朵,说:你一去非把花果山的桃子啃了一半。

金蝉子把桃子在溪水里洗了洗,斯斯文文咬了一口,说:猴子,我倒觉得这人间的桃儿比天上的更有滋味。

猴子说:你生来佛身,为何要同我叛出天庭?

金蝉子摇摇头,说:是我叛了佛祖,你生于天地,来去无牵挂,并不是天庭之人,何来叛出天庭一说?

猴子点点头:你说得没错,天地生我孙悟空。

天上诸神记得那年的瑶池蟠桃宴,记得齐天大圣孙悟空。

那年道骨仙风的神仙们变了脸色,一个个丑恶如同妖魔,慌慌张张得像人间阴沟里的老鼠。

都是丑陋至极。

孙悟空觉得很好笑,于是他大笑起来,像是嘲笑,像是讥讽,像是悲泣。

此后千百年,神仙们梦中梦见那笑声,冷汗都湿透了衣裳。

九.

孙悟空被压在五指山下的五百年后,一位年轻的僧人解开了他的封印。

僧人问他:你为什么被困在这里?

孙悟空说:佛祖叫我在这里等我的师父。

僧人说:我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。

孙悟空说:你确实没有教我什么。

孙悟空指着头上的朗朗乾坤,说:我曾经和人有约,他输了,我也输了。

僧人合掌念了声:南无阿弥陀佛。

孙悟空被压在五指山下的五百年前,身披佛衣的佛子一路闯进太上老君的炼丹房打翻了鼎炉。

孙悟空睁不开眼,只觉得眼里有火在烧。

佛子说:猴子,待我救你出去。

孙悟空听见风在耳边纷飞,听见遥遥地有人怒吼:“金蝉子!你身为佛子居然去救这个妖魔!”

孙悟空听见响彻天际的战鼓声,一阵一阵,夺魂摄魄。

佛子低声对他说:猴子,你不是要逆了这天地吗?

孙悟空“嗯”了一声。

佛子说:那你便去吧!

霎那间他嘴角尝到了腥甜的莲香。

他缓缓睁开赤红的眼,血衣斑驳的佛子脸上带笑,笑意清浅,放肆桀骜,睥睨天地。

十.

金蝉子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极其聪慧,佛祖很喜欢他。

佛祖问:金蝉子,佛是什么?

金蝉子想了想,答道:佛是罪过。

佛祖又问:何解?

金蝉子说:世人是孽障,有生老病死,怨憎会,爱别离,求不得,五蕴炽盛。佛参透世事,脱离苦海,乃是罪过。

佛祖说:你尚年幼,所知不深罢了。

金蝉子抬头看他,明眸灼灼似火,道:佛祖年长,经历甚多,世事迷心。

佛祖怒道:你这孽障!

后来金蝉子长大了,依旧聪慧非常,却不怎么和佛祖说话。

佛祖淡淡扫去,身披佛衣的佛子安安静静,像是无欲无求的模样。

佛祖想这个徒儿是该长大了。

直到那天太白金星来请他相助,一只猴子模样的妖魔持着如意金箍棒搅乱了天宫,笑声凄厉,每一声都仿佛啼血。

佛祖看见他身上投出莲华,一丝一缕,都是他座下大弟子的灵魄。

佛祖双手合十,道了声:罪过。


十一.

金蝉子说:我不甘心。

佛祖一声长叹,道:我赌你十世,看人世沉浮,看世间险恶,看苦海无边。赌你能否成佛。

身体透明的佛子扬起笑容,道:好。

佛祖说:十世之后,烟消云散。

金蝉子说:若我成佛,又待如何?

佛祖说:那我便在这里等你,等你重修佛身,再来告诉我你要什么。

金蝉子转身跳进轮回,此后六道轮回,苦海沉浮。


十二.

他的第十世来到了五指山,五指山下困着只猴子。

猴子说:你来了。

可惜世上已经没了金蝉子,只有一个身着素衣的僧人。

那僧人说:我小时候好像经常梦见你。

猴子问:你梦见我什么?

僧人说:我梦见你仰望苍穹,仿佛望了千年万年那么久。

猴子扛着金箍棒,说:师父,我们走吧。

僧人问:去哪里?

猴子说:去西天取经,去普度众生,去修成正果,铸得金身,不老不死。

僧人说:那我们去吧。

他们走到灵音寺,佛祖说:可以成佛了。

重塑佛身的旃檀功德佛站在佛殿里。

佛祖问:金蝉子,你所求为何?

旃檀功德佛疑惑,问:金蝉子是谁?

佛祖轻轻一笑。

那天佛殿前的莲池里谢了一枝莲花。

斗战胜佛站在池前,看着周身莲华一丝一缕散进池中,最后消失不见。

尾.

茶楼里又有说书人拍响了惊堂木,说起齐天大圣孙悟空大闹天宫。

小孩子们追逐着跑出来,为首的一个高举着齐天大圣的布偶,一群小孩从两人身边跑了过去,嬉闹着跑远了。

毛脸的站在茶楼门口听书,素衣的僧人也听了一会儿,说:悟空,你当年怎得如此荒唐?

毛脸的佛抬头看了看天空,又看了看身旁的师父,说:师父,去花果山罢,那猪头早早跑了去,再不去怕是被他把桃子啃完了。

那茶楼里的说书人还在神采飞扬,说起千百年前的大战。

悟空想,刹那间已是千年。

悟空,悟空。

悟,空。

评论(3)

热度(21)

  1. 晚浙歡喜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