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喜

你不是異類,你是萬中挑一。

    车窗外的天空湛蓝近乎透明,腰被枪托顶的有些不舒服,窝在胸口的一口气喘不出来也咽不下去。

  

    车子稳稳当当的停下,发动机的声音渐歇,拧开把手走了出去,几个小辈用搀扶太后的架势过来,那一副太监的贱样让我忍不住抬脚踹了过去。

  

  “滚边去,我还没老呢。”

   

    打量了一下环境,荒草稀稀落落的长在这片地上,水泥外墙斑驳脱落,被拆掉的窗户留下黑幽幽的洞,潮湿沤烂的味道随着微风环绕。

  

    这么个地方,除了他,可真没人选的出来。

  

    推开锈蚀的铁门,吱呀的声音听的人牙疼。坐在正中央的人腾的一下站起来。

  

  “怎么是你?!”

   

    我掸了掸衣角沾上的土,坐在空出来的椅子上。

  

  “能是你,就不能是我?”

  

    他那样子像是吞了一个鸡蛋,在原地转了两圈,又神情复杂的看着我。

  

    我转过头不再看他,那眼睛里的东西太多,多的我不敢深思。

  

  “你不是说去拉萨出家了么?”

    

  “现在的和尚都要本科毕业,门槛太高了。你呢?你不是说去北海道替国扬威,豢养小萝莉去了么?”

   

  “出国签证不好办啊,国外物价也高。”

   

    他扶着椅背,整个人都在阴影里,只有那双眼睛亮的吓人。

   

    我没有接话,屋子里沉默的只有混乱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

    这安静持续了也许一秒,也许一分钟,也许一小时。

   

    他忽然叹息了一下,摆了摆手。

   

  “把货给他们一半。”

  

    他身后的那几个年轻的面孔瞬间皱起了眉头,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,只是手按在了腰上。

  

    我微微前倾身子,交叠十指垫着下巴,用缓慢温和的声音质疑。

   

  “这笔单子本来应该是我们的,怎么大当家的一说,好像我们倒要领情了?”

  

    他还没回答,身后的人已经拔了枪直接指向我。

  

    就像是点燃了导火线,我身后的小子也拔了枪指向他们。

  

    熟悉的火药味,冰冷的机械和人,火热的子弹和血。

 

    他就那么站着,眨了眨眼睛。

  

  “只有一半。”

  

    真的很熟悉,熟悉的语气,熟悉的场景,熟悉的人。

  

    忽然心里起了一簇火苗慢慢的燃烧遍布全身,扯了下领带揉揉眉心摊手。

   

  “好,一半就一半。把东西拿来。”

   

    一个人抱着一个大箱子跑过来,他伸出手拦下,吐字清晰。

  

  “先把枪放下。”

  

  “先把东西拿来。”

  

    他提着东西,而我握着枪。

  

    我慢慢拉开保险栓,扣着扳机瞄准他的胸口。

  

    我曾经无数次想要对准这里开一枪。

  

    我想他也一样,很想看见我躺在墓地里,而他坐在我的坟头上。喝酒,抽烟,又或者蹦迪?

   

    他提着东西走过来,扔给我身后的人,他靠的很近,我都能听见他心脏的搏动和平稳的呼吸。

   

    我们同时做了个手势,那些小子们鱼贯而出,只是走的时候还不忘狠狠地瞪对方几眼。

  

    他双手握着扶手,上膛的枪抵在他胸口,我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

  “我可真想开枪,只是舍不得。”

   

    如果是以前,他大概会挑挑眉然后说我也舍不得你。

    可是现在,他只是看着我。

  

    然后问我,

   

  “你为什么不走呢?”

   

  “那你又为什么不走?”

   

    又是沉默,也许是心知肚明,只是你不说,我也不说。

  

    就像是一个脓包,不挑开你还可以装着它不在。

  

    挑开了,它就流着腥臭的液体提醒所有人它的存在。

  

    它本来就存在的事实。

  

  “如果你把手递给我。”

   

    他忽然张口,眼睛里有些晶莹的光,也许是泪水,但也有可能只是光线反射。

  

  “如果你把手递给我,让我带你走。我们再也不回来,去过普通人的生活,你愿意么?”

   

    我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直视他的眼睛回答他。

  

  “我愿意。”

  

    他的眼睛里几乎绽放了烟火,嘴角的笑容都把鱼尾纹挤出来了。

  

    他的手掌伸在我面前,宽大粗糙,还带着硬茧。

  

    我握住了那只手站了起来,我们相视一笑走出门口。

  

    然后我转身拉过他的另一只手抽出指缝里的刀片扔在地上。

  

    雪白的刀片映着阳光刺眼极了。

  

    他眼里的神色又一次复杂的让我看不懂。

   

    其实我也从来没有看懂过。

   

    我只是笑了笑,趴在他的耳边。

    

  “你说的每句话,我都不敢相信。”

  “我不信你。”

  “一个字也不信。”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