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喜

你不是異類,你是萬中挑一。

一.

  猫跑掉了。

  准确的说,是我的猫跑掉了。

  突然想起网上一句被传太久所以显得恶俗的话。

  你走了真好,不然我总担心你要走。

二.

 我没能亲眼看见它是怎么跑掉的,我也想不通它为什么要走。

    我期期艾艾的等着,不禁抱怨。

    我刚买了二十斤的猫砂你就要离开我,那二十斤猫砂你是要留给我用吗?

三.

 我躺在沙发上,久违了的老地方。这里长期是它的领地。

    它不喜欢我玩手机,所以每次我躺在这里玩手机,它总要蹲在我的胸口把手机挡住,让我的手机屏幕变成它的大圆脸才肯罢休。

   又或者直接低下头舔一口我的嘴。

   不知道有没有人被猫舔过,那滋味真是销魂的疼。

   它舌头上小小的倒刺扎在唇瓣上,痒痒麻麻的,还透着咝咝洛洛的疼。

四.

   这猫总给我一种它喜欢我的错觉。

   我吃饭,它就蹲在我腿上。

   我睡觉,它就窝在我枕头上。

   我玩游戏,它就跳上键盘去扑屏幕上花花绿绿的小人儿。

   所以坑队友的真的不是我。

   我写东西,它就按的屏幕全是乱码。

     做饭的时候,我偶尔会给它一点儿肉吃。这也是我觉得它喜欢我的原因之一,因为我不把肉拿在手里,它是不会碰的。

   这让我油然而生一种猫奴的自豪感。

   唉,这种不可理喻的自豪感。

五.

  它是一只没有名字的猫,因为我总觉得连我都是被丢弃在这个城市,又怎么可能去给一只猫名字?

  不知道在哪里听到的说法是,不要随便给一样东西名字,要负责任的,我又没有信心能侍奉它到寿终正寝。

六.

  大概一开始,我就知道它是要走的。那为什么还要留下它呢?

    我问了自己好多遍,后来得出一个不算答案的答案。

  大概是这只猫的体温比我高一点点,我喜欢它窝在我腿上的样子,喜欢它湿漉漉的眼睛望向我的一瞬间,让我错觉它是喜欢我的。

七.

   我本来以为我能留下它再久一点点的,因为中午的肉我已经给它炒好了,放在塑胶碗里等它回来。

  它常常趁着我开门的时候蹿出去,像是一切熊孩子一样,对什么都好奇得要命。而我忙完手头的事情,就慢慢从楼道里叫它回来。偶尔是在二十三楼,偶尔是在十八楼,当我叫它的时候,它就从幽暗的楼道里跑回来,停在离我几步的地方,歪着头看着我。这时候我会一把把它捞起来抱在怀里,然后它很乖。

八.

   最远的一次就是它走丢的前一次。我从二十楼走到二十六楼,从二十六楼走到十楼,十楼以下因为长期缺乏阳光,阴森得吓人。

   我头皮发麻,一边叫它一边回到了二十六楼,嘴里慢慢渗出一点儿血腥气,大概是牙龈破了。然后想想还是觉得不甘心,跺跺脚从二十六楼一路往下走,一直走到四楼,才终于看到它窜出来。

  然后还没过三个小时,它就不见了。

  这次是真的不见了。

  我来来回回找了两遍,最后揉着小腿躺在沙发上,一眼瞥见旁边的二十斤猫砂,满心幽怨。

  为什么要走呢?

  虽然认识不久,但是我以为我们相处得不错。

  难道这只看起来不超过五个月的猫还有别的更好的归处?

   那新的地方有人愿意一块一块地喂它吃肉吗?

  我一边想着这些无聊的问题,一边把厨房门关上。

   突然想到,猫都走了,还关厨房门干什么?

九.

  你看,一只猫陪我两个月,我都留着那些小习惯。

 不得不说陪伴真的是可怕的一种潜移默化的方式。

  因为某些东西消失了,某些东西却留在我的生活里,跟着日子一轮一轮地碾过我的脸。

十.

  我不知道它还会不会突然回来,只是肉坏掉了,我把塑胶碗收了起来。

  我开始考虑把那二十斤猫砂送给养猫的朋友,却又在这个想法里面异常难过。

  腿还是酸得像灌满了浓稠的酸奶,但是屋里变得极其安静,再也不能听见烦人的猫叫了。

  我想再去找找,却在下一个瞬间反应过来几率有多小,而我不能总像个变态一样在楼道里走来走去地学猫叫。

十一.

  我不知道我是在想那只猫,还是仅仅无聊得发霉。

  又或者是委屈。

  因为我以为它喜欢我,能陪我更久。

  又或者是因为,我以为我们的羁绊会更长。

十二.

  我总是对它念念不忘。

  缘于不甘。

  缘于喜欢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