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喜

你不是異類,你是萬中挑一。

中东战场

——这块土地没有上帝,你只需要专心致志一件事,活下去。

现在是下午四点,距离大部队到达还有起码三小时。

我背靠卡车整个人罩在粗劣烟味里,四下尘土和炮火齐飞。扬起下巴,一口烟摇摇晃晃吹进土黄色的天空,慢慢撕裂得没影儿。

虽然临近秋季,这片土地依旧炙热,中午最好别在室外呆太久——如果你不希望自己的鞋底融化的话。

最后一口抽完了那支奢侈的烟往半沙的土地上深深碾下去,烟头冒着细烟瘪了。

16:20

我几步往卡车阴影里坐下来,脊背不太舒适地抵着车轮铆钉,显然满身的尘土。我皱着眉,五指伸入鬓边抖了抖翻卷的长发,探着衣袋摸出个橡胶圈把头发胡乱地扎起。

16:40

又一排坦克碾过了遍布沟渠疮口的公路,我瞟过那些铁块和年轻的脸,没有太多的情绪。脚边的烟头跌跌撞撞地打了几个滚,我下意识舔了舔干燥唇瓣,烟味余韵里夹杂着腥甜。

17:30

[往后开一公里?枪声很近了。]Robin说这话时我越过他壮硕的肩头望见十一点方向爆起清晰的火光。

[没差。]我换个姿势继续倚着身后的铁皮。

17:40

此时我正把玩着手里的小铜片,明黄色被抛起来又接住。

[你的命换一个硬币]

[活或者死,总是只有一面向上。]

战争野蛮而直接地迫人接受的一件事,就是把死亡和呼吸吃饭一笔划上对等。

你的命可能在任何瞬间结束。

18:00

夕阳更像一个苟延残喘的吻,它沿着匍匐的土地寸寸后退。这是一天里最平静的时刻,那些描摹着金色轮廓的狰狞残墟里每天都有新的亡魂,他们终于在黑暗的啮齿里勉强安息。

发间几缕侥幸逃脱的棕色细碎地摩挲着脖颈,或落在眼前,我眯眼望着公路,四处枪声零星地响起,谁也不知道今夜能否相安无事。

我接过Robin丢来的步枪组装好抗在肩头,是把好家伙。

出发前我有几秒时间阖眼,我的心脏在肋骨下静静地跳动。

有一件可以确定的事,明天会是个好天气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