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喜

你不是異類,你是萬中挑一。

我把灵魂卖给了地狱。

然后成了地狱的公务员,不得不说除了无聊和永生以外,这个买卖还是很合适的。

而我们的业务除了常见的勾魂啊,审判啊之外,也进行交易。

物品交易。

就像第八号当铺那样,只不过要平常的多。

一个灰白色的盒子伫立在任何一个地方,有的人想要交易,于是就能看见。

把手从一个黑色的洞伸进去,握着你的愿望和代价。

而我坐在其中一个盒子里。

没有声音,没有味道,没有颜色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。

一双手伸了进来,雪白纤细,没有茧子,食指第二个指节有一个月牙样的疤。

我认得她,她来过三次了。

第一次希望变得漂亮,付出了她的味觉。

第二次希望得到钱财,付出了她的嗅觉。

第三次希望得到爱情,付出了她的二十年寿命。

这一次,我们猜猜她会求什么呢?

我握住她的手,她的指尖冰凉,手心湿腻,像是青蛙的外皮。

她,求永恒不变的容貌,付出她的触觉。

我笑了笑,那不够。

我们用灵魂交谈,她急迫的询问,我甚至能想象她对着镜子看见眼角的皱纹时愤怒的面孔,和扫落一地的化妆品。

灵魂,死后把你的灵魂交给我们。

她犹豫了,手心都开始冰冷,我知道她会答应的,就像之前无数个女孩一样。

无聊,真的很无聊。

带满金戒指的手用健康换了权势。

满是皱纹如同风干的橘皮的手用灵魂换了青春。

做着豹纹美甲的手用寿命换了镁光灯下的生活。

我无聊到去归类他们,

食指的茧子是文人,白嫩点是高中生。

虎口的茧子一般是武馆的,十分粗糙的就是工地做工的。

如果是指肚的茧子那就是装修的,做吃力活计的。

厨师的食指多有伤疤而且被烟熏的有点黄。

白领常常带表而且指甲干净。

我曾经看见一双干净的手,干净的我观察了很久也找不到印记的手。

他的愿望是用十年寿命换不被警察抓到,

而估量后给出的结果是代价不够。

我当时笑的上气不接下气,

罪大恶极,不过如是。

而今天,我看见了一只手。

很小,只有我掌心那么大,很明显是小孩子的,不是侏儒症,因为嫩的我都不敢去触碰。

那手里躺着一块糖,红色的包装纸,上面印着草莓。

我小心的握住那手,温暖柔软的,像是羽毛搔在我空荡荡的灵魂上。

这个意外的小客人他说,

我想看看你。

我拿过那颗糖,把剥下来的糖纸抹平放在胸前的口袋。站起来,整理了领结袖口和衣摆,扒拉了一下刘海。

深呼一口气。一迈步,就是刺眼的阳光。

我没有光,没有颜色,没有味觉,没有声音。

因为没有人肯给我一块糖。

你以为你得到了自己想要的。

只是你以为而已。
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