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喜

你不是異類,你是萬中挑一。

一、

  猫小姐习惯在早上六点二十分醒来,穿着粉红色的睡衣,趿着灰色棉鞋,站在浴室洗漱。猫小姐浴室的窗正对熊先生的卧室。这个时候猫小姐可以看见熊先生还在睡觉,他把整个身体密密埋在被窝里,只露出半张脸。

  她用毛巾擦了擦脸,提着喷水器给阳台的花草细细养上一遍。

  猫小姐的花总是开得特别漂亮。

  熊先生一般在午后醒来,匆匆地洗漱过后又坐在桌子前面写稿。抬头的时候他便能看见猫小姐的阳台一片郁郁葱葱。然后他开始想念春天对面的一片千娇百媚。猫小姐站在花丛里闭着眼睛,她总好象在思考些什么。那个时候的猫小姐像朵开放的花朵一样温润。

  熊先生停下笔,开始想念春天。


二。

  猫小姐在过道里遇见了熊先生。

  熊先生穿黑色毛衣,留干净俐落的平头,下巴有淡青色的胡渣,他正站在门口为找不到钥匙而苦恼。猫小姐刚和男人吵了一架,跑了出来,蹲在门口哭泣。她哭泣的声音吓到了熊先生。

  “你怎么啦,姑娘?”

  猫小姐只是哭。熊先生站在她身边束手无策。哎呀呀,这可怎么办才好?这么一个小姑娘哭得这么伤心。

  熊先生想了想,自己也进不了家门,就站在一旁等猫小姐情绪平静下来。猫小姐哭完手臂抱着膝盖,就这么睡着了。她依然是头也不抬的,所以熊先生以为猫小姐在想着些什么。心想好吧,既然你不愿开口,我就陪你沉默吧。

  熊先生是个善解人意的先生。他觉得难过的时候特别想要有个人陪在身边,即使他沉默不语或者他只是个哑巴。有人陪总是好的,起码少了孤苦无依的寂寞。

  熊先生就这么傻傻呆呆地站到天亮。天亮的时候空气有些冰冷了。熊先生醒了过来,他发现自己倚着墙壁不知睡了多久,猫小姐已经不在了。他想猫小姐一定是回家去了。他又细细地把全身搜了一遍,还是找不到钥匙呀。他沮丧极了,转了转门的把手,惊奇地发现原来门没有锁。


三、

  猫小姐的房间窗向北,向北的窗不恋阳光。冬天的花草纷纷进入睡眠,猫小姐还是满怀爱惜地给它们养上一遍。她希望春暖它们会欢愉地苏醒过来,那么熊先生站在窗前便能看见对面一片千娇百媚郁郁葱葱。

  熊先生的生活忙碌起来。入睡的时候天微微地白,醒过来的时候天才开始灰。这个时候他站在窗口刚好看见猫小姐,她在弄道里和邻居那位长头发的男人讲话。

  楼层是不高的,黄昏的时候显得很安静,偶尔还能听见锅铲挥动的声音。

  熊先生听见他们在讨论一场雪:“啊?真的啊?真好哦,我还没见过呢!”猫小姐的口气满是惊喜,熊先生暗暗笑她。长头发男人露出狡黠得意地表情,他说:“那算什么呀,北海道的雪才漂亮…”

  熊先生揉揉眼睛,伸了个懒腰,洗漱去了。

  他是不喜欢长头发男人的。

  猫小姐刚好抬起头,望见熊先生往后隐的背影。


四、

  猫小姐开始放假了。她穿着硬厚的牛仔裤下楼,这个时候她又碰见了熊先生。

  熊先生正在开信箱,从信箱里搜出几封信,站在那里拆开来。他的眉头微皱,神情有些郁郁。猫小姐揣测他收到的信写些什么内容,也许是不甚愉快的。

  她想着该怎么安慰熊先生,然而在这之前他们从来没有讲过话。只是在她蹲在走廊哭泣的时候,他是陪在她身边的。

  熊先生不知道猫小姐偷偷藏着他的文字,她从杂志报纸上细细剪下来。有一段对话是这样的:

  A:温暖?那都是骗人的东西。我是从来不信的吖。谁来带我走?从来没有。

  B:我的傻孩子,你也想要离开么?我要守护着你呢。

  猫小姐把手插在裤袋里,默默地凝视着熊先生。熊先生并没有发觉猫小姐站在角落里看着他。

  

五、兔先生

  兔先生是个漂亮的男子,和熊先生很不一样。猫小姐时常看见兔先生穿着黑色毛衣,头发乱乱的样子,脸庞白净。可是他的嘴角上扬,表情很蓬勃呢。猫小姐见他远远走来她都会微眯起眼睛不自觉地露出微笑,她觉得兔先生真是可爱极了。

  猫小姐趴在阳台栏杆看弄道的行人,总能看见熊先生夹着文稿匆匆赶去报社的。他一定又是一副疲倦的神情下巴有淡青色的胡渣子,他的西装外套有忘记烫平的皱褶…想到这里猫小姐会偷偷瞄向熊先生的工作室,从窗口能看见室内的摆设。

  有时她也会看见兔先生,他双手插在裤袋里吹着口哨走远了……

  

六、

  兔先生十点就开始入睡了,那个晚上北京下起了雪。猫小姐才刚要入睡,望见窗外的月色清凉如水。南方的冬天模糊不清,温吞得像猫小姐的个性。她把脸藏在被窝里浮起欲泪的情绪。她开始遥想北京的雪,应该是一片纯净洁白,甜美的味觉。她给兔先生讲起了故事,住在农庄里安静的猫,站在木窗前凝望外面纷扬的雪,雪是天使落下的冰冷的眼泪。这个时候兔先生梦见雪纷纷扬扬,软软甜甜,飘满了整世界的芳香。他翻了个身,天还没亮。

  数一二三,雪停了,世界一片纯白。

  数一二三,谁都不哭。

  

七、

  兔先生在猫小姐眼里是个奇怪的孩子。比如,他养许多猫。

  猫真是可爱的东西,小小的毛绒绒的,在兔先生的掌心里撒着娇。猫小姐看到了便笑。

  猫小姐不养猫。一个单身女子不养宠物似乎是件奇怪的事情。最后她走进宠物店挑选宠物,准备把所有的宠爱都给予那软弱的小东西。

  门口的鹦鹉叫了起来,它抖动蓝色羽毛的翅膀,骄傲地炫耀。猫小姐想这真是美丽的东西。她摇了摇头。七彩斑斓的鱼张扬着美丽的舞裙,猫小姐只觉得过于美丽的东西脆弱不堪一击。

  她选了一只小乌龟,放在掌心里,冰凉而坚硬。

  “它吃东西吗?”猫小姐问。

  “吃的。鱼呀,肉呀…它都吃的。”男人答道。

  “它会死掉吗?”

  “小姑娘你真傻,人都会死更何况是乌龟呢。”

  猫小姐便花了十五块钱把小乌龟带回家。

  

八、

  熊先生回来了。猫小姐站在阳台看着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,眼泪就一直往下掉了。

  熊先生走了多久呢。走的时候迎祥里一片阳光。可是对面楼房空了下来了。猫小姐站在窗边看着熊先生的背影掉眼泪。她觉得自己应该喊住他,那么他便会抬起头来看着猫小姐,猫小姐会对他说,再见,亲爱的熊先生。

  可是她只是哭着看熊先生走远。

  

九、

  猫小姐在阳台收着衣服,黄昏的光线有些迷离,和猫小姐的表情融在一起,熊先生坐在书桌前停下笔企图看清。

  猫小姐的花草似乎快要苏醒了,它们慢慢地青翠起来。熊先生从来没有这样迫切地等待过春天的到来。

  老式收音机里播放着猫小姐客串的节目,背景音乐是班得瑞。熊先生习惯在下午四点三十分调到那个频道,边喝着茉莉花茶一边聆听。

  猫小姐的声音有点懒懒的,像个不懂做作的孩子,这让熊先生很喜欢。

  他看着对面阳台猫小姐忙碌的身影,听着收音机里她的声音。他觉得她的声音就应该是这样。

  嗯,是的。就是这样。

  

十、

  后来兔先生去了很远的地方,带着他那褪色的画板。猫小姐家多了几只小猫--哎呀呀,它们果真像云朵一样松软,在她掌心可爱地撒娇。

  这时猫小姐头发都长了,扎起马尾坐在录音室里,依旧是班得瑞的背景音乐。她知道四点十分,熊先生坐在桌前听着收音。她的思维无比跳跃,仿佛正和他进行面对交谈。

  猫小姐说,她喜欢上熊先生的胡茬,他每一根疏于打理凌乱的发。他衬衫上的每一个皱褶,像一层微弱的云朵。

  她指责他不该跑进她的梦境里来,这让她不能一如既往地生活。

  熊先生听了咧着嘴直笑。

评论

热度(2)